路行人文化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路行文化

坐牢、丧女、患癌,70岁创业,86岁身价过亿

[复制链接]
路行人 发表于 2024-3-15 19:11:1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640.jpg
张爱玲说:“出名要趁早,来得太晚,快乐也不那么痛快。”在张爱玲看来,一个美好的人生颇有点急于求成的意味。

世上有不少二十几岁甚至十几岁就已功成名就的天才,但总有人到了古稀耄耋之年,仍书写着自己的传奇。

世人皆知中国烟草大王、中国橙王褚时健,却鲜少有人知道他的妻子马静芬。

坐牢、丧女、得癌症,70岁陪着丈夫东山再起,86岁身价过亿……

她的一生跌宕起伏,苦难有之,荣耀有之,但无论是怎样的岁月,她都以一份坚韧和从容,去面对人生中的一切。


“叛逆”岁月

马静芬和出身贫穷、早早当家的褚时健不同,1932年,她出生在云南昆明一个富裕家庭,父亲是银行经理,一家人住着洋房,雇有司机、女佣,过的是吃穿不用愁的生活。

马静芬由于在家中排行老二,因此家里人都叫她“二小姐”。

1949年,云南省解放,马静芬似乎见到了一种崭新的思想。她突然觉得,人生应该是把握青春然后去奋斗的。于是,她决定去干点什么事。

马静芬和姐姐一起,报名参加了解放军宣传队,当了一名英姿飒爽的女兵。

在这一时期,她有机会读到了三本书——《大众哲学》、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《卓娅和舒拉的故事》,这几本书给了马静芬很多的人生启示,让她开始走上和以往完全不同的路。

1950年,马静芬彻底逃离了家里的环境,随着部队往远处走去。部队中艰苦的生活,磨砺了她的意志力。

作为那个时候富贵人家的女子,马静芬是叛逆的,家里的人认为女孩子不用读那么多书,贤良淑德就够了,跟着部队行军,更是不成体统。

于是,没过多久,就被马静芬给“抓”回了家。

回到家之后的马静芬被家里人关了起来,和外界断了联系。

那时候,她因为当兵把头发给剪短了,身边的人也都觉得她没什么女孩的样子,但她却喜欢自己坚韧的模样,而不喜欢当一个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“二小姐”。

父母觉得,大概是“拉不回”女儿了,把她关起来也没有用,只好随她去了。

就这样,马静芬又回到了部队中,参加政治工作。兵役期满后,她离开部队,走向农村,成为了呈贡县的一名小学老师。所以,现在很多人也都叫她“马老师”。

成为老师后的马静芬,思想依旧叛逆、激进,颇有点跟周围人格格不入,有时候甚至伤害到了他人的利益。其他老师多次举报马静芬,在校长口中,马静芬甚至成为了“最坏的老师”。

1954年,时任玉溪地委宣传部副科长的褚时健被安排去呈贡县中心小学调研,任务就是教化一些“叛逆分子”,也就是在这一年,他第一次见到了马静芬。

在翻阅马静芬档案的时候,褚时健发现,短短一百多个字,却写得简洁、流畅、得体,这个女孩只有小学文凭,表达比一些高中生还要清楚。

褚时健和马静芬聊过几次天之后,又深深地被这个干净利落的女孩子吸引了。

这一来二去的,褚时健和马静芬两人互生好感,确定了恋爱关系。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,又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。那一年,褚时健27岁,马静芬22岁。

褚时健和马静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,童年、青年所有的经历都不一样。

马静芬是城里不折不扣的大小姐,父亲后来带着全家逃难到了上海,倘若马静芬跟着去的话,那她就是上海人了。

褚时健来自农民家庭,小的时候吃了很多苦,少年时期便参加云南省的游击队,跟着队伍四处打仗,磨砺出了一种坚韧的个性。

他们不管是年纪、喜好还是谈吐都不一样,可他们就是被彼此吸引,认定了彼此是能陪伴自己度过一生的人

马静芬把褚时健的照片带给家人看,家人的反应却是:这个人看起来好黑、好凶啊!马静芬笑笑,向家人表达了自己的心意,说褚时健是个值得依靠的人。

父母和兄弟姐妹牵挂马静芬,但他们也只希望她自己幸福,自然没有阻拦她认定的婚事。

褚时健和马静芬总算牵手共度,而这一牵手,就是六十多年的岁月。


同甘共苦

褚时健和马静芬两个人结婚后,由于个性和习惯的不同,偶有争吵,甚至到面红耳赤的地步,但他们总是很快就和好。

晚年的马静芬说:“我们吵架吵得很凶,但我们是离不开对方的。”

对于褚时健和马静芬来说,真正的磨难不是两个人的争吵。结婚几年后,褚时健被下放到红光农场劳动,带着孩子的马静芬也得跟着他去。

农场的生活很是艰苦,马静芬的身体受不了那么重的伤,不久就病了,只能先“停薪留职”,回家休养。

回家后的马静芬,靠着打毛衣、做手工来赚钱养家,做久了整个手指都是偏的。回到农场后,马静芬和另外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分配到一起养猪,两个人要养四十多头猪。

在城市里成长的马静芬从来没有养过猪,在农场却学会了。

一开始,马静芬因为不太会干农活,还被人讽刺道:“那就是褚时健的妻子马静芬,她爸爸是银行家,从城里来的,看看她是怎么劳动的。”

一开始,马静芬还以为是在夸她,后来才知道,旁人是拿她当反面教材,让其他人不要像她那样干活儿。

但是,久而久之,马静芬就能干得很娴熟了,就没有人再那样说她了。那段艰苦的日子里,马静芬一直都守在褚时健身边。

1961年,褚时健和马静芬得到了平反,褚时健先后被任命为新平县畜牧场、堵岭农场副场长,曼蚌糖厂、戛洒糖厂的厂长,那是他人生中涉足商界的第一步。

褚时健工作忙时,马静芬就在家照顾孩子,料理一切琐事,让他没有后顾之忧。

1979年,玉溪卷烟厂濒临倒闭,51岁的褚时健出任厂长。

当时,卷烟厂设备陈旧,工人懒散,褚时健不惜以厂子为抵押,向银行贷款,更新厂内设备,引进技术人员,用三年的时间拯救了卷烟厂,其税利增幅高达30.63%。

九十年代时,褚时健让玉溪卷烟厂成为亚洲第一、世界第三的烟草品牌,让“红塔山”成为中国著名卷烟品牌,走向世界。一时间,“红塔山”的无形资产已经高达332亿人民币。

褚时健被称为“中国烟草大王”,而在公司帮他管理行政的妻子马静芬被称为“烟草皇后”,一家人一时风头无两。

繁华的另一面却是万丈深渊,1995年,一封匿名举报信让褚时健被指控贪污受贿,金额骇人听闻。

褚时健锒铛入狱,因为连带责任,马静芬和女儿褚映群也正式被捕,需要进行隔离审查。儿子褚一斌则远走国外留学,杳无音讯。

女儿褚映群在狱中留下一封遗书,随即自杀,这对已经年老的褚时健和马静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,他们白发人送黑发人,终日以泪洗面。

1999年,褚时健被判无期徒刑,经过调查后,马静芬则被无罪释放。回到家的马静芬,看着空荡荡的房子,恍然间觉得若有所失。

但她知道,只要活着就有希望,监狱里的那个人,她这辈子都无法割舍。

褚时健坐牢时,马静芬常常会带着幼小的外孙女去看望他,给他带去需要的日常用品,一直不离不弃。

是马静芬的守候,给了褚时健莫大的勇气和信心。他觉得,那个时候即使她离开他,也没有什么,但她一直在他身边,让他觉得,要带着希望活下去。

2001年,褚时健的刑期被减为十七年,后来则因为糖尿病得以申请保外就医,回到家中养病。

虽然按照规定,他还被限制只能在老家一带活动,但是一切也正在慢慢好起来,马静芬也终于可以跟心爱的丈夫重逢。

几十年间,褚时健和马静芬算是演绎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同甘共苦。

东山再起

2002年,褚时健和马静芬筹来一千万,在哀牢山包下2400亩的荒山土地,决定开始种橙子。

这个新闻一时间震惊全国,因为谁也想不到,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会在这个时候进行二度创业。

不同的是,这一次马静芬不再是褚时健背后的女人,褚时健让她种植橙子的庄园,让她负责大部分事务。

马静芬没有胆怯,她相信自己能把这些事情做好,相信自己能和丈夫一起,重建商业帝国。

种植业不管对于褚时健还是对于马静芬来说都是陌生的,创业初期,他们和果农同吃同住,时常住在临时搭建的棚房里。

没有学过种植技术,他们就一起看书钻研,不断请教经验丰富的老农。

马静芬要建起庄园,这促使她开始学建筑,她的心里没有什么底,但却很平静,她想:“不把房子建好绝不算什么,一定要建好!”在她的努力下,庄园一点点变成了样子。

一开始橙子销量不畅时,她想方设法改良橙子的品种,努力做营销。产业做大时,她要同时管理好几家公司,便不断学习管理经验。

有人将褚橙的枝条拿走,发展了一万亩,这是一次严重的商业危机。

但马静芬从未投降,而是想方设法补救,并在短时间内推出了褚蜜、褚酒等产品,加大在市场中的竞争力,拯救了困境。

正当所有人都以为马静芬可以在安享晚年的同时打拼事业时,70岁的她又被诊断出了直肠癌。

历经风雨的她并没有害怕,在积极接受治疗的同时,她会去念佛、看书,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,也使她看待问题更加坦然和无畏,颇有种“一蓑烟雨任平生”的姿态。

2005年,马静芬做了手术,再去上海检查时,医生说已经找不到癌细胞了。

这对于一个老人来说是一个医学奇迹,可与其说这个奇迹是医学带来的,倒不如说是马静芬自己的坦然与坚韧带来的。做完手术的马静芬又出现在了种植基地,继续她的事业。

2012年,褚时健85岁,马静芬80岁,他们种植的褚橙通过电商售卖,变得十分热销,品质优良的褚橙总是一下子就被抢购一空,供不应求。

2014年,褚橙销售额达到了1亿多元,纯利润达到7000多万,人们称褚橙为“励志橙”——吃得仿佛不是一种好的口感,更像是一种励志的精神,褚时健一转身,从“烟草大王”又变成了“橙子大王”,再成亿万富翁。

在这一年,马静芬所负责的褚橙庄园也建了起来,她第一次感到了自己干事业的喜悦。庄园落成开幕式举行的那一天,她说:“感谢共产党教育我,褚时健磨砺我!”

褚时健渐渐地把公司的事务都交给妻子马静芬以及儿子打理,自己渐渐退出了商业舞台,安享晚年。

马静芬不负所望,以雷厉风行的姿态进一步把品牌做大做强,让品牌衍生出了十一家企业。

2017年,马静芬已经85岁高龄,她入选了中国商界女性领袖50人,和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、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玮一起,走上了电子商务发展峰会。

峰会上,她是年龄最大的企业家,当她站在台上的那一刻,在场的人都被她那平和的气质,以及岁月沉淀出的睿智所折服。

谈及企业的未来,马静芬的眼里仍带着光,她仍是想把褚橙这一品牌,推广到全世界。

2019年,褚时健在云南玉溪老家去世,享年91岁。

有人说:“哀牢山上,再无褚时健!”对于马静芬来说,她和褚时健陪伴彼此一起走的路,已经到了尽头,可冥冥中,似乎还是有未实现的东西,她将带着坚定的信仰,向着既定的目标,一直走到人生的尽头。

(来源:网络整理)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在线客服 服务时间:9:00-24:00

QQ:2228432163

路行人文化屋 ( 蜀ICP备18027628号-1 )

2019-2021@路行人 (luxingren.cn)

路行人文化网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